#244
2018 / 公開文章 / 年份 / 文章 / 評析

IBM 併購 Red Hat — 錯過趨勢的亡羊補牢

閱讀時間 10 分鐘

早安!

謹此紀念連載寫作的前輩查良鏞(金庸)先生逝世,享年 94 歲。身為遙遠的後輩,我格外欽佩您的成就。

今天討論雲服務領域重大的併購案。由於離一般人較遠,因此我整理幾篇資料,以較好理解的方式說明此一併購案的始末。

進入正題。


IBM 併購 Red Hat

這是科技史上第三大併購案,僅次於 Dell 併購 EMC 以及 JDS Uniphase 併購 SDL(不計算 AOL 與時代華納的併購案)。根據中國雷鋒網報導:

今天 IBM 和 Red Hat(紅帽)共同宣布,兩家公司已達成最終協議,根據該協議,IBM 將收購 Red Hat 所有已發行和已發行的普通股。每股 190.00 美元現金,總企業價值約 340 億美元。

. . . 收購完成後,Red Hat 將被併入 IBM 的混合雲部門。

大部分人聽過 IBM 與 Red Hat,但可能不太清楚他們在做什麼。要理解合併的理由,需要先理解兩家公司如今的定位。這要從電腦出現的那一天說起(以下是大幅簡化的歷史)。

IBM 的角色轉變

有一天,電腦出現了。其巨大的運算能力迅速成為重要的競爭武器,因此企業紛紛採用。不過一開始的電腦體積大、價格昂貴,只有大型企業能夠採用,稱之為大型主機(Mainframe)。而最重要的大型主機供應商便是 IBM。

因此,IBM 自始便是以「協助企業使用電腦」為核心宗旨。當時 IBM 不但販售大型主機以及其上的軟體給企業,也必須協助營運、維護。這是今日 IBM 技術顧問服務業的濫觴。

快轉數十年,英特爾發明了微型的晶片,使得電腦能大幅縮小,成本也大幅降低。接下來進入了 PC 時代;電腦從「大企業的武器」,轉為「每一個員工桌上都有一台」。中小型企業也可以利用電腦,跟大企業競爭。而一般員工的生產力也隨之大幅上升。

電腦的市場擴大了,IBM 的角色卻縮小了。IBM 領導業界開始銷售 PC,卻不熟悉個人用的作業系統,找了一個外包商寫程式。那就是微軟。如我在紀念 Paul Allen 時所提的:微軟與 IBM 簽了授權合約。可是微軟放棄了授權金,換得更有利的條款 — 允許微軟的作業系統能用在其他「非 IBM」的 PC 上的權利。

結果正如微軟預期,PC 市場爆發,無數 PC 生產商競爭,甚至連 IBM 的個人電腦業務都無法存活。反觀微軟的作業系統,因為享有網路效應而成為壟斷。

幸好,IBM 的大型主機生意仍健在,事實上還穩健成長。除了員工的 PC 之外,企業仍然需要「公司的電腦」來運算、儲存、傳遞各種資料。而且此一需求蓬勃成長,持續至今。

大部分企業仍不擅長利用電腦。可是 IBM 擅長 — 當初是 IBM 幫這些企業建電腦的。因此 IBM 找到新的立足之地,就是作為企業的顧問,協助「無電腦企業」轉型為「有電腦企業」。IBM 延續過去打下的企業關係,除了銷售大型主機(在此也可稱之為伺服器)、 PC 之外,也開發各種軟體工具,協助企業管理電腦。

網路進一步弱化 IBM 角色

網路問世,串連起所有電腦,帶來新一波的衝擊。忽然之間,人們可以自由交談,也期待企業「上線」,與顧客直接溝通、交易。員工之間與企業之間的協作也更緊密、頻繁,所有人都隨時隨地連線。這是新的典範。

而舊的企業電腦架構又再次不敷使用。企業該如何管理隨時隨地可以連線「上班」的員工,以及隨時都要求回應的顧客?網路開放、破碎的特性,代表有各種協議與標準必須遵從,包括 www、app、email 等,更讓企業暈頭轉向。

這時 IBM 又適時地出現在企業身邊 — 業務每一季都會拜訪企業 — 說:「別怕!這次一樣是我們來幫你!」上一次 IBM 協助企業由「無電腦」轉向「有電腦企業」,這一次 IBM 協助由「有電腦」轉向「網路企業」(非專有名詞,只是用來說明)。

IBM 開發各種中介軟體(middleware),連接網路與公司內部的電腦。想像整個網路是一張大網,企業內部是一張小網,那麼 IBM 就是作為小網的管理系統,與大網連接。

雲服務的時代

好景不常。隨著網路頻寬不斷加大,企業意識到電腦可以不用放在公司地下的機器室,而可以移到外部,只要透過網路使用就好了。接著企業發現更有效益的做法是把電腦集中在一起,再將運算資源出租,如此一來不用每一家公司都自己蓋電腦。

換言之,電腦有規模經濟。規模越大,其水、電、晶片等單位成本越低。而透過集中管理,可以更有效地調派運算資源 — 東岸的人睡覺後,出租給西岸的人使用。大家都更省錢。這就是雲服務(cloud)。

其中,有些雲是開放給所有單位租用,有點像台電供電給所有家庭一樣。這稱之為公有雲(public cloud)。目前的領先者為亞馬遜的 AWS、微軟 Azure 與 Google Cloud 三大。

另外也有企業專用的雲服務 — 可說是「大型主機」的子孫 — 叫做私有雲(private cloud)。這就像台塑或中鋼有自己的發電廠,只供自家使用。

然而本質上雲就是電腦,或者說是運算能力。有些企業喜歡用自家的電腦,有些企業喜歡跟別人共用電腦。自家電腦的好處是安全、隱私,可以高度客製化。而共用電腦的好處是便宜、有彈性。例如 Netflix 有時新上線一部熱門影集,流量爆衝,就可以緊急租更多電腦應付。私有雲就辦不到了。

IBM 也推出 IBM Cloud,但市佔率敬陪末座。它錯過了這一波趨勢,沒有及早投資興建公有雲,現在也追不上了。更深刻的問題是沒有雲服務,企業客戶也會漸漸捨棄 IBM 的陪伴 — 既然我用 AWS 當「電腦」,就使用 AWS 提供的軟體就好,何必找 IBM?

新的雲需求

IBM 亟需一個新的立足點。它手中握有百年累積、非常有價值的企業客戶 — 不僅限於銀行、能源、農業等大公司,還包括國家、政府、軍隊、醫院等 — 卻逐漸失去服務的切入點。

如今 IBM 想到一個新的定位。有點像是網路時代「協助企業管理破碎的網路」,只是改為面向雲:IBM 要協助企業管理各種雲服務。

電腦對企業越來越重要,因此企業不希望資料掌握在雲服務企業手中。但雲服務又有規模效應,今天已經只剩三家。企業如何避免被 AWS 給綁死(lock in)?

另一方面,企業也希望能游移於公有與私有雲之間。例如把珍貴的資料放在私有雲,把一般資料放在公有雲。也有點像台塑一部分向台電取電,另一部分靠自行發電。這種策略稱之為混合雲(hybrid cloud)。

貨櫃與開源軟體

要讓資料與軟體可以輕鬆的跨越雲服務平台,或是在私有與公有雲之間移轉,需要新的技術。那就是「容器」(container)技術。不過 container 其實直譯為「貨櫃」更好理解。

在實體世界,貨櫃是用來切割船載空間的工具。當貨物都放在貨櫃中,船主就可以輕鬆地分配空間,不用管貨櫃裡的貨物長什麼樣子。同樣的,貨櫃裡的貨物也不需要「知道」隔壁貨櫃裡是什麼東西。

同樣的,雲服務中的「貨櫃」是指軟體與資料裝在一個固定通用的格式裡。這個貨櫃就很容易跨平台,或是從私有雲移到公有雲。

IBM 希望協助企業把資料移到雲上,卻又不要受制於雲服務廠商。因此 IBM 需要一套廣受信賴的「貨櫃」工具,於是它找到了 Red Hat。Red Hat 是當初率先公佈「容器」技術的廠商之一,是領導品牌。IBM 併購 Red Hat 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取得適用「容器」的軟體開發平台,叫做 OpenShift。

Red Hat 與開源軟體

Red Hat 與微軟約略同期,一開始可說是「反微軟」的代表。其主要的產品核心為 Linux,是一套開源(open source)的作業系統。

當微軟壟斷 PC 時,許多開發者投向開源(open source)運動。開源指的是多人共同協力開發。任何人都可免費使用,但任何修改必須貢獻(attribute)回到社群。Linux 與近期的 Android 都是開源軟體。而 Red Hat 的商業模式便是販售 Linux 的服務。

「咦,你剛剛不是說開源軟體是免費的。怎麼 Red Hat 又販售 Linux 的服務?」

非常好,你問了我希望你問的問題。Red Hat 的商業模式當時非常創新:它賣的不是軟體本身,而是軟體相關的維護與協助。換言之,Red Hat 與 IBM 一樣是技術顧問服務業。

而由於 Linux 最初是 Windows 作業系統的替代品,因此 IBM 一直都相當支持 — 記得 IBM 很痛心被微軟賺走了大部分利潤嗎?雖然 PC 端最終是由微軟勝出,但 Linux 卻持續在大型主機與雲服務上擴張,成為主流。今天大部分的雲服務是在 Linux 上運行。許多雲服務商提供的軟體也是 Red Hat 產品的「再包裝」。

合併的綜效

現在兩者合併,IBM 取得了有力的雲服務產品,而 Red Hat 獲得眾多大型企業客戶,可以加速推動混合雲(IBM 新聞稿):

此一併購案結合了最好的混合雲供應商,並將讓企業能更安全地將企業應用移到雲上。今日的企業已經在使用多種雲服務。然而,研究顯示 80% 的企業工作還沒移到雲上,因為擔憂今日雲市場的私有化。這限制了資料的轉移以及跨雲服務的應用,危害了多雲環境中的資料安全以及一致的雲管理。

IBM 與 Red Hat 將能強力的處理此一問題並加速混合雲的採用。雙方合力之下,他們會協助顧客更快的開發雲原生的應用,催生更好的資料攜帶性,並確保資料與應用在跨越公共與私有雲的安全性,同時保有一致的雲管理能力。他們將發揮在重要技術上的領袖地位,包括 Linux、容器、Kubernetes(按:一種管理容器的應用)、多雲管理,以及雲管理和自動化。

拿下 Red Hat,IBM 就能後來居上嗎?不容易。IBM 的企業文化沉痾已久。過去兩位 CEO 以追逐財報數字、缺乏願景,錯失趨勢而造成營收連年下滑。以前 IBM 寄望人工智慧華生(Watson)為下一個主力產品,卻被發現是過度膨風技術、缺乏實用性,被以 AlphaGo 為代表的新一代人工智慧後來居上。

雲市場也非常擁擠。三大雲服務商也都推出自家的混合雲服務,並支援「容器」。其中,微軟是新 IBM 的最大敵人。微軟也擁有長期累積的企業顧客,軟體更深入企業的系統,還有自家的 Azure 雲服務支撐,比 IBM 加上 Red Hat 的產品線更完整。有趣的是微軟今年也併購開源社群 Github 來強化開源軟體的實力。

比較樂觀的看法是 Red Hat 被併購後會「反噬」IBM,取代 IBM 文化。許多人傳言 Red Hat 執行長將會接替現任 IBM 執行長的位子。那就真的是滄海桑田、物換星移了;當初誰能想到邊緣人的開源工程師團隊,會領導西裝畢挺的 IBM 大軍?

回到本質,IBM 的角色沒變,仍是在協助企業使用電腦。只是電腦的市場不斷擴大,從大型主機、PC 到雲,使得 IBM 的角色逐漸弱化。從當初的唯一電腦供應商,到現在想做一個中介的管理者。IBM 必須再次放下百年的光榮,舞動起沈重的身軀。